<object id="fajgz"><li id="fajgz"></li></object><source id="fajgz"></source>

    <tr id="fajgz"></tr>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趨勢
    交通部首提差異化收費 推動修訂收費公路管理條例
    發布日期:2016-08-16 文章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016年8月)交通運輸部(以下簡稱交通部)再次釋放《收費公路管理條例》修訂的聲音。

      8月15日,記者從交通部官方網站了解到,在近日印發的《交通運輸部關于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物流業“降本增效”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若干意見》)中,交通部再次提出了完善公路收費管理的要求。

      同時,交通部在落實《若干意見》三年行動方案(2016~2018年)里面,進一步確定了任務分工和完成目標:由交通部法制司牽頭,公路局參與,推進《收費公路管理條例》的修訂工作,科學合理確定公路收費標準。

      值得注意的是,交通部提出了探索高速公路分時段差異化收費的政策。據了解,官方提出該政策尚屬首次。

      一位不愿署名的專家告訴記者,高速公路分時段差異化收費主要是為了分流,起到緩解個別時間段擁堵的作用。但考慮到平時絕大多數高速公路較為暢通,主要是重大節假日小客車免費通行的時候擁堵問題突出,因此未來重大節假日小型客車免費通行的政策有可能會產生變數。

      收費公路管理條例修訂提速

      高速公路過路費比成品油費更貴、公路收費站設點太多等有關收費公路的吐槽不斷,在網上更是出現了大量自駕出行規避收費路段的攻略,這也讓《收費公路管理條例》的修訂顯得更為緊迫。

      交通部在《若干意見》中提出,推進《收費公路管理條例》的修訂工作,逐步有序取消政府還貸二級公路收費,科學合理確定公路收費標準。

      同時,在落實《若干意見》的三年行動方案(2016~2018年)中明確分工,并要求持續推進《收費公路管理條例》修訂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幾天前,交通部就曾連續公布4篇對人大建議的答復,都涉及公路收費政策的相關話題。

      交通部在答復中透露,目前,交通部正在配合國務院法制辦對《收費公路管理條例》進行修訂,擬對收費公路范圍、期限、標準及減免等事項重新作出統一規定。

      1984年,國務院出臺“貸款修路,收費還貸”的收費公路政策,2004年11月1日起施行《收費公路管理條例》,在近12年的管理條例執行過程中,中國的公路得到了快速、有序發展,但業界對于收費公路政策的爭議之聲也越來越大。

      早在2011年1月,國家發改委經濟貿易司副司長耿書海就曾公開表示,中國各種過路過橋費已高達運輸企業成本的1/3,高速公路收費標準過高,應大幅降低。

      在近幾年的全國兩會期間,有關收費公路的話題一直是討論的熱點。

      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黃陽旭表示,在我國貨物總價值中有30%都被物流費用耗去,物流成本成為物價升高的直接推手。他建議國家相關部門降低高速公路收費,減輕企業物流成本,為中小企業發展松綁解壓。

      實際上,交通部對于修訂《收費公路管理條例》想法由來已久,在近年出臺的多份文件中,交通部都提出了修訂的要求。但即便如此,相對于此前而言,近一周以來交通部如此密集地提及修訂《收費公路管理條例》的情況也并不多見,而且對修訂的要求也更加具體,在一些業內專家看來,修訂《收費公路管理條例》將進入快速推進階段。

      舉債修的公路降費空間有限

      離今年的國慶節還有一個半月時間,在北京工作、老家在河南的小張已經在規劃開車回家的事情了。和去年一樣,他還是計劃在10月1日的零點開始動身。

      對此,小張告訴記者,選擇這個時間動身主要是考慮到走高速公路正好可以免費通行,而且也可以規避早上的擁堵,開車回家來回一趟的油費大概是900元左右,高速過路費也差不太多,這樣可以省掉大約一半的成本。

      但是,如果未來重大節假日小型客車免費通行的政策要進行調整的話,小張的“小算盤”還能打多久呢?

      交通部此前在回復人大建議時稱,交通部在對重大節假日小型客車免費通行政策的實施情況進行總結和評估,將綜合考慮各方意見,進一步研究完善有關政策措施。

      同時,交通部在《若干意見》中進一步指出,探索高速公路分時段差異化收費政策和標準貨運車型計重收費的ETC應用,提升高速公路通行效率。

      對此,北京交通大學教授趙堅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這是想通過價格杠桿調節人們走高速公路出行,高峰時段高速公路的收費標準會高,低峰時段收費標準會降低,破除現行各時段標準一致的政策。

      這一政策對于個人出行可能會有一定的影響,但影響不會很大。趙堅認為,總體來看,大多數高速公路都不存在擁堵問題,要想降低收費標準的話,由于債務較多,很多地方都是借新債還舊債,可降低的空間比較有限。

      東南大學交通法治與發展研究中心執行副主任顧大松向記者介紹,動態的價格調整收費標準的方向是很有價值的,國外很多城際高速公路都是采取這一政策來緩解擁堵問題。

      “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角度,要考慮精準化施策,這個調整有可能是往下調,即使往上調也會是有針對性的?!鳖櫞笏蛇M一步說,對于貨車而言,晚上上路的多,很多貨車為了避開高速收費而走國道。如果降低收費標準,可以吸引貨車走高速公路,減少對國道的壓力。

      但是,在一些業內專家看來,這一政策動向釋放出來的意圖或許并非僅限于此。前述不愿署名的專家說,長期來看,重大節假日小型客車免費通行政策很難持續,而探索高速公路分時段差異化收費政策,當然有降低收費、減輕企業物流成本的考慮,但在某種程度上,也可以看做是為取消重大節假日小型客車免費通行政策做一個鋪墊。實際上,此前關于節假日是否取消小客車免費通行政策,行業內部也一直有爭議。

      另一位行業專家也提出了類似的觀點,他告訴記者,重大節假日小型客車免費通行政策本身在法律依據上就值得商榷,未來如果出臺基于調控高速公路擁堵的收費政策,重大節假日小型客車免費通行政策也可能面臨調整。

    專題專欄
    棋牌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