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fajgz"><li id="fajgz"></li></object><source id="fajgz"></source>

    <tr id="fajgz"></tr>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市場觀察
    跨境電商成為“一帶一路”建設中一支不可忽視的先鋒力量
    發布日期:2016-08-12 文章來源:《瞭望》新聞周刊

     ?。?016年8月)近期,在福建、重慶、廣東、北京調研部分“走出去”的新業態企業中,記者發現,與傳統企業“走出去”相比,新業態受地理環境制約小、影響覆蓋人群廣,是對我國傳統“走出去”產業的有益補充。這些企業充分發揮我國互聯網產業發展優勢和技術優勢,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積極開展電子商貿、交易平臺、支付結算、互聯網娛樂和智慧城市等業務,發展態勢喜人。


      在多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隨著中國產品的口碑日漸提升、跨境電商平臺的不斷搭建,兩者產生的“化學反應”,正促使“中國制造”更多更快地進入當地市場。采訪中,不少一線企業高管和業內專家向記者建議,在互聯網時代,我國跨境電商極具后發優勢,有望成為輸出“中國標準”的重要領域。當前亟需把握發展機遇,理順體制機制,搶占國際貿易新規則制定先機,將其作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抓手。


      “一帶一路”突擊力量


      從記者在浙江、廣東、河南等地調研的情況看:


      一是目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已成為我國跨境電商的重要目標市場。


      據第三方機構統計,按流量計算的阿里速賣通已成為俄羅斯第三大互聯網公司?!霸诙砹_斯市場,去年在速賣通平臺下過單的買家已經超過1000萬,平均每10個人里就有1個用過速賣通,而我們在俄羅斯只有1名員工?!卑⒗锇桶推煜驴缇吵隹陔娚唐脚_速賣通總經理沈滌凡介紹說,“因為瞬間交易量太大,去年‘雙十一’活動在俄羅斯地區開始后的一分鐘,俄羅斯最大的銀行系統就崩潰了?!?/FONT>


      在福州,成立僅一年的中國-東盟海產品交易所“沒出國門”,就利用交易平臺進入了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漁業市場。下一步,交易所擬建立中國-東盟海產品人民幣跨境清結算中心,分期在東盟10個國家各設一個分支機構,推動中國-東盟間的海洋經貿往來與產業合作。


      二是基礎設施互聯互通,逐漸打通跨境電商的“任督二脈”。


      隨著國內多省市紛紛開通中歐班列,往來中亞、俄羅斯等國家和地區的物流成本大幅降低,為不少進入“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中國企業注入一針強心劑?!斑^去最大的障礙就是物流。中歐班列開通后,我們將與中外運合作打通物流通道,為企業提供一站式跨境電商服務?!闭憬∩虅諒d電商處副處長陳巧艷表示:目前僅浙江省即有4萬多賣家,在各類平臺上開設跨境出口網店30多萬個。


      三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跨境電商產業鏈也在不斷完善。


      6月30日,重慶大龍網在東南亞地區最大的網貿館——越南館在胡志明市正式啟動,至此,包括俄羅斯、波蘭、迪拜和加拿大,大龍網在亞歐北美等全球主要市場的跨境電商本土化服務網絡已初步構建完成。大龍網CEO馮劍峰告訴記者,和傳統的海外倉不同,網貿館這一“2.0版本”的海外倉,將“互聯網+”思路融入了外貿各個環節:


      不僅在產業鏈前端,通過“兩信一?!睘榭缇畴娚袒A交付及通關綜合服務提供解決方案,給“中國制造”化解了跨境溝通、交易信任以及快速通關等問題;同時在產業鏈的后端,以網貿館作為出口商品融入海外本土市場的跳板,為“出?!钡闹袊圃炱髽I提供符合當地風土人情及消費習慣的實景式展示方式,并延展出品牌、法務、售后等本土化服務。


      當地客商表示,有了線上線下結合的網貿館,就不用經?!安贿h萬里”到中國采購了。對此,廣東省跨境電商協會常務副會長林保等人認為,多數“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跨境電商的配套設施相對薄弱,我企業前期進駐的成本較低;而供應鏈的不斷完善將促使跨境電商行業產生“規模效應”,對我跨境電商行業“既是挑戰也是機遇”。


      戰略支撐作用日漸凸顯


      部分專家學者認為,以互聯網企業為代表的新業態走出去,與資源開發、基礎設施建設等傳統業態走出去有很大不同,新業態有著傳統業態不可比擬的優勢。


      首先,新業態“走出去”更容易突破傳統的地理界線。清華大學當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副教授趙可金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一般來說,傳統企業“走出去”往往需要跨越地理界線,通過綠地投資、跨國并購、合資經營、工程承包、實施戰略聯盟等方式,將資金、設備、人員等要素帶出國門,實現對外投資與合作。即便是服務性企業“走出去”,也需要通過在國外設立分支機構或代理等商業存在形式提供服務。


      而在“互聯網+”時代,文化商務、信息服務、軟件開發等類型的企業則可以借助互聯網“就地出?!?,突破地理空間距離的限制,對目標國家和客戶提供信息、金融和商貿等多項服務,實現新形式的企業國際化。其次,新業態“走出去”有助于幫助“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實現技術跨越。


      采訪中,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王義桅認為,對“一帶一路”沿線的發展中國家而言,我國在新業態領域具有明顯的產業和技術優勢。新業態企業“走出去”,可以幫助這些國家節省前幾代技術疊加的成本,從而實現“彎道超車”,最終達到共同復興的目的。其三,新業態“走出去”普遍貼近對象國民眾,覆蓋面廣,有助于提升中國企業口碑,改善他國對華印象。


      在華僑大學華文學院交流學習的泰國公務人員張富王向記者表示,中國的淘寶和支付寶讓泰國民眾羨慕不已,而微信更是泰國年輕人熱衷選擇的通訊工具。王義桅說,長時間以來,傳統業態“走出去”給他國民眾帶來的獲得感體現不直接,有時還容易被誤解為“資源掠奪”。而新業態企業往往直接給他國民眾提供生活、經商方面的便利服務,有助于提高中國在所在國的形象。


      業內人士認為,中國互聯網企業在全球已經形成集團優勢。借助網絡的技術和溝通優勢,互聯網企業可實現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全方位、立體化、網絡狀的“大概念聯通”,是“一帶一路”建設中一支重要的“輕騎兵”。


      期盼全方位“精準政策”支持


      調研中發現,雖然新業態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發展勢頭良好,但總體仍屬新生事物,不少企業主要遵循市場導向自主向海外拓展,還面臨缺乏海外市場認知、基礎設施建設滯后、政策支持針對性不強等困難。


      接受記者采訪中,國務院參事室主任王仲偉認為,過去企業“走出去”時,政府部門是組織者,但在新經濟、新業態蓬勃發展背景下,一個產業“走出去”更多是基于互聯網平臺,怎么把這些平臺打造好,是擺在管理部門面前的新課題。


      對此,國家發改委對外經濟研究所國際合作室主任張建平等專家向記者建議,國家應重視新業態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相關研究,為新業態企業“走出去”打造良好的外部環境。具體內容包括:


      一是提升相關企業對外投資的便利化水平,完善風險提示等服務。某網絡游戲企業去年在海外收購工作室,由于政策限制,資金流轉時間較長,需要比美國的競爭對手多花1000萬美元,結果失去了收購機會。


      二是加快解決國內標準與國際標準的互認與對接問題。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共同推動相關法律制度建設,重點制定順應“互聯網+”時代發展的法律監管規范,建立健全國際網絡安全與信息監測體系,加強網絡安全預警服務,保護新業態企業海外利益。


      三是統籌設立項目資金,支持互聯網核心技術研發與標準制定,在“一帶一路”戰略實施過程中提升互聯網、信息安全等領域的項目占比,搶占互聯網信息技術制高點。


      四是加大對相關國家通訊基礎設施建設支持力度,引導國有通訊運營商優先進入相關國家,為新業態企業進入提供優質基礎設施。


      監管規則不確定影響較大


      今年4月實施的跨境電商進口稅收新政,對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參照一般貿易的監管模式,引發了業內人士和消費者的廣泛關注。


      受訪的部分業內人士認為,新政對于國內整體貿易環境公平、減少稅收流失、規范跨境平臺運作和貨物品質確實具有積極作用,但對近兩年來發展較快、消費者較為歡迎的“保稅+行郵”模式沖擊較大。他們擔心,在監管規則仍不明晰的背景下,跨境電商對“一帶一路”建設的支撐作用可能受到影響。


      一方面,稅收新政使部分跨境電商試點保稅區的業務量出現“斷崖式”下降。河南鄭州保稅物流中心跨境電商企業聚美優品負責人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介紹,由于新出臺的“正面清單”對化妝品、配方奶粉等增加了注冊認證要求,剔除了水果生鮮、全脫脂奶粉、鮮奶和大部分保健品,“我們經營的商品85%要下架,其中有不少來自‘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比如俄羅斯的牛奶、食物等?!?/FONT>


      另一方面,據一些從業者反映,部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可能開始考慮對中國跨境電商稅收新政采取反制措施。沈滌凡說,以俄羅斯為例,其從國外網購的商品價值超過500歐元時,才會被征收關稅,目前來看其關稅政策與我國并不對等,“盡管我國的跨境電商稅收新政主要針對進口產品,對跨境電商出口平臺沒有直接影響,但一旦一些國家采取反制措施,將對整個跨境電商行業產業影響?!?/FONT>


      與此同時,對跨境電商出口的監管方式仍存盲區。浙江省商務廳的數據顯示,目前浙江省跨境電商出口主要有三種方式:一是通過國際快遞、小包等以行郵方式派送,并經過報關納入海關跨境電商出口項下統計的有4億多美元,約占10%;二是采取一般貿易方式,通過國際大宗貨物運輸的方式運到海外倉,再由當地物流企業配送到買家手中的近10億美元,占25%;三是通過國際快遞、小包等國際行郵方式,直接投送到買家手中的約26億美元,約占65%?!暗谌N渠道暫時沒有統計在外貿出口范圍,部分商品甚至是通過外省的口岸出口的?!标惽善G說。


      企業反映的一些問題已經引起有關部門的關注。5月25日,財政部關稅司宣布,經國務院批準,對《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清單》中規定的有關監管要求給予一年的過渡期。據了解,此次“暫緩1年”指的是跨境模式下的保稅物流進口需要“報關單”的規定等暫緩1年執行,而前期的消費限額、正面清單和綜合稅政策等繼續保留。


      亟待“中國標準”搶占先機


      受訪專家和業內人士認為,當前我國跨境電商體量已是全球最大,且發展迅猛。這意味著在“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我國有機會輸出自己的標準、建立一套主導全球電商的貿易體系。建議相關部門盡快理順體制機制,搶占國際貿易新規則制定先機,將跨境電商作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抓手。


      首先,從監管理念上跳出一般貿易的監管思維,從“信息相通、支付相通、物流相通”的平臺監管理念確定跨境電商監管的頂層設計。中國海關總署保稅區出口加工區協會副會長、海關總署加工貿易與保稅監管司原司長張皖生向《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表示,在互聯網時代,“個人國際貿易”的出現已在某種意義上顛覆了傳統的一般貿易,理應對其予以區別監管。 “但與此同時,這種顛覆也是有限度的,籠統地說跨境電商與一般貿易不公平競爭并不準確?!睆埻钌J為,“我國外貿進口中,一般貿易中有40%多是機電產品,還有40%多是大宗原材料(原油、礦石等),其余約10%中有一部分為生活用品。而‘個人國際貿易’與一般貿易的競爭主要出現在生活用品領域,對一般貿易的主體部分沒有太大影響?!?/FONT>


      其次,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背景下,搶占國際貿易新規則制定先機。


      鄭州跨境貿易電子商務試點負責人徐平告訴記者,由于國際貿易規則發展滯后,目前國際貿易規則中還未出現明確的B2C交易稅收規則及服務體系,各國跨境貿易電子商務普遍存在通關障礙、結匯困難等問題。


      “在推動全球跨境貿易電子商務領域的改革方面,我國已經走在了前面?!焙幽洗髮W經濟學院院長耿明齋向記者強調,“誰先掌握國際貿易游戲規則,誰就會掌握未來國際貿易的話語權?!?/FONT>


      其三,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發起建立世界電子貿易平臺,突破TPP等規則對我參與國際貿易的限制。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云建議,可通過成立eWTP(世界電子貿易平臺),幫助中小企業、年輕創業者等更方便地進入全球市場。沈滌凡認為,可考慮首先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共同發起建立eWTP,將跨境電商作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抓手,突破TPP等規則對我參與國際貿易的限制,在制定國際貿易新規則的競賽中搶占先機。

    棋牌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