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fajgz"><li id="fajgz"></li></object><source id="fajgz"></source>

    <tr id="fajgz"></tr>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政策法規
    2020限硫令是否引起燃油短缺的恐慌?
    發布日期:2018-11-02

    關于緩和或推遲實施2020年限硫令,國際海事組織(IMO)一直在承受著各方的壓力。

      一些分析師的警告:限硫令將會使用于卡車、火車、飛機、農業和工業低硫燃料受限,因此導致燃油價格大幅上漲。

        
    限硫令及由其帶來相應燃油價格的上漲將會發生在下一屆美國總統大選之前,因此在限硫令的時機和成本方面,存在相當大的政治敏感性。

      但大多數國際海事組織成員都相信,有足夠的低硫燃料可以滿足航運業和其他領域的需求,并且不會出現令人無法接受的油價飆升。

      限硫令

      從2020年1月1日起,船舶將被要求使用含硫量不超過0.5%的燃料油。目前的最高值3.5%,實際平均值約為2.5%。波羅的海、北海、加拿大和美國大部分海岸、以及加勒比海的四大排放控制區內需使用硫含量低于0.1%燃料的規定不會發生變化。

      IMO最初在2008年批準降低世界其他地區硫含量,并在2016年完成燃料可用性評估之后再次確認了截止日期。在確認截止日期之前IMO對燃料市場進行了詳細研究,模擬研究了2020年航運燃料消耗和生產的多種情況。該研究的結論是“在所有情況下煉油行業都有能力為航運業提供足夠的燃料......同時滿足對非航運業燃料的需求?!?/span>

      2016年咨詢機構CE Delft發表的文章“Assessment of fuel oil availability”中指出,增加常減壓蒸餾、除氫裂化和加氫脫硫的能力,足以滿足市場對低硫燃料需求的增長。

      燃料危機?

      行業內一部分人對是否有足夠的低硫燃料仍持有疑問的態度,并預警了油價的上漲。

      今年早些時候根據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評估,限硫令會導致其他行業每天轉20萬-25萬桶低硫燃料到航運業。

      2018年3月國際能源署發表的文章“Oil 2018: analysis and forecasts to 2023”中分析油價可能不得不上漲20-30%,以實現減少其他行業必要的燃料消耗。

      但在本周國際能源署向IMO釋放了一些積極的信號,由于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和一些主要經濟體對原油需求的轉移,原油供應情況可能“不會特別緊張”。

      2018年10月IEA發表的文章“An analysis of the IMO 2020 sulfur limit”中指出,歐洲市場對原油的需求正在放緩,同時中國處于經濟穩定時期并且貿易增長放緩,也緩解原油市場的一些壓力。

      即便如此,本月《華爾街時報》中的文章指出一些航空公司表示,限硫令將會引起明年航空燃料上漲的壓力。同時《金融時報》的文章指出,包括美國在內的一些航運業發達的國家都擔心燃料價格的上漲,并一直在游說“為限硫令設置過渡期”。

      洗滌器

      2012年,航運業消耗了全球46%重油和全球5%的輕油。根據IMO的規定,船東有兩個方案來滿足限硫令的要求:使用含硫量較低的燃料或安裝廢氣清潔系統通常稱之為洗滌器。

      安裝洗滌器會給每艘船帶來數百萬美元的大量前期成本,但可以準許他們繼續燃燒更便宜的高硫燃料(增加資本成本以降低運營成本)。轉換為低硫燃料可避免前期成本,但船東只能購買更昂貴的燃料,降低了資本成本但卻增加了運營成本。

      IMO的顧問預測,到2020年1月初將有約3800艘船舶安裝洗滌器。他們預測大多數船東會盡可能晚的安裝洗滌器以避免成本的增加,并在高硫燃料供過于求打折出售時占到商機。這些預測似乎相當準確,根據挪威咨詢公司DNV GL的最新估計,到2020年將有大約4000艘船舶裝配洗滌器。根據該公司10月10日發布的一份報告,共有1850艘船已經裝配了洗滌器。今年安裝了約716個洗滌器,幾乎是2017年368個洗滌器的兩倍。預計這一數字將在2019年飆升至1735個。

      燃油轉換

      從2020年1月1日起,未安裝脫硫裝置的船舶將被要求購買含硫量低于0.5%的燃料,并可能從3月1日之后,禁止裝載任何超過此限制的燃料。

      一種選擇是購買低硫重質燃油,另一種將是改用低硫船用柴油(餾分油),第三種是改用調合燃油,旨在使平均硫含量低于上限。所有這些選擇都可能增加船東的燃油費用,他們會尋求將上漲的費用轉嫁給租船公司和貨運公司。

      但主要關注的焦點是有多少船東將轉而使用船用輕柴油(餾分油),因為它與陸路柴油、餾分燃油和飛機燃料基本相同。大規模的轉換會使船東與運輸公司、鐵路公司、農民、航空公司和取暖行業進行直接競爭,從而推高了價格。由于大量餾分油用于工業和運輸業中,因此餾分油消耗量取決于經濟周期。2018年餾分油市場相對緊張,如果經濟繼續擴張預計2019年餾分油市場將進一步收緊。

      然而正如國際能源署指出的那樣,不僅源于歐洲的需求轉移和中國經濟增長可能放緩。更重要的是,全球經了大規模的擴建和升級,以減少高硫殘留物的產量,并提高符合IMO標準的燃料油的產量。由于進行了昂貴的投資,許多煉油廠和燃料公司已敦促IMO繼續推進限硫令。

      油價

      2008年布倫特原油每桶近40美元的溢價,部分原因正是對石油可獲性的擔憂。因此人們仍然擔心2020年新法規對汽油價格的潛在影響。從限硫令頒布后的第一個月至今,2020年1月交付的燃油價格已經從每桶12美元的低點上漲到近19美元。

      2017年8月,2020年一月交付的高硫含量燃油的差價為16美元,如今差價已經擴大到33美元左右。(數據來自:ICE Futures Europe)低硫油和高硫含量燃油之間巨大差價是必要的,以確保至少一部分船東使用洗滌器。未來油價飆升的風險并不能排除,但目前為止價格機制似乎按預期的發展。

    專題專欄
    棋牌平台